當前位置:桂陽房產網 > 房產新聞 > 樓市新聞 > 正文
“我再也不用每天走5公里山路上學了”
桂陽房產網 www.bguanf.tw 更新:2018-12-07 來源:桂陽碧桂園

東鄉族自治縣地處黃土高原,是國家級貧困縣,當地自然環境環境惡劣,教育資源匱乏。今年以來,碧桂園捐資1700萬幫助東鄉龍泉學校援建新校舍、改善教學條件。

冬日里尋常的一天,龍泉學校的孩子們在新教室畫著自己的夢想,陽光打在他們臉上,照出孩子的模樣。而畫紙上所描繪的愿望,卻讓人格外心酸——“我希望和爸媽團聚”。

我長大了

四年(二)班的趙霞霞放學后站在教學樓門口等堂姐一起回家。

這個10歲的小孩子跟著70歲的爸爸和60多歲的姑姑一起生活,暴脾氣的長輩讓趙霞霞從小便學會了察言觀色。爸爸長長的胡子經常讓她想伸手摸,但卻總遭到嚴厲的拒絕。平時爸爸在家里做農活,種玉米和土豆。

姑姑在家中扮演媽媽的角色,有時候對趙霞霞很兇,做飯不好吃,每天只會做一種飯,但趙霞霞依然很愛她。

姑姑的照顧撫慰了母愛缺失的趙霞霞,但她對母親的思念卻從來得不到滿足。聽大人說,媽媽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。她從來沒有見過媽媽,也不知道媽媽長什么樣,但她從來沒有停止過想象媽媽的樣子。在唱歌的時候想媽媽,在看到別的小朋友的媽媽的時候想媽媽,在被別的小朋友欺負時想媽媽……想念中帶著羨慕,這種羨慕直到9歲以后才得到緩解。

“因為我長大了,不能再羨慕別人了。但想媽媽的時候我還是會哭,我不知道她長什么樣,我就是想她。我做夢都在想媽媽的樣子,我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像別的小朋友家一樣拍張全家福。”

我更喜歡學校

閔菊花是趙霞霞的同班同學,這學期她去閔家串過兩次門。與人丁單薄的趙家比起來,閔家就鬧騰多了。閔菊花今年11歲了,有5個姐姐、1個妹妹、1個弟弟。

閔菊花的大姐在青海工作,二姐嫁給了舅舅的兒子,丈夫卻意外溺亡,現在在臨夏打工,三姐在舅舅家幫忙做飯。四姐、五姐以及弟弟妹妹,都在龍泉學校上學。“四姐學習特別好,語文是七年級第一。”聊到四姐,閔菊花才放松下來,臉上閃過一絲小傲嬌。

“更喜歡學校”,被問及喜歡學校還是家里,閔菊花的回答沒有一絲猶豫。沉默了半晌,閔菊花說,爸爸在寺廟當阿訇(回族穆斯林對主持清真寺宗教事務人員的稱呼,意為老師或者學者),5天才回一次家。

媽媽,是閔菊花不愿觸及的話題,“她有時會發怪病,會亂喊,亂扯衣服,有時還會吐血。”每當這個時候,爸爸會從寺廟趕回家,幾個孩子也會被暫時叫出去。

在這種令人不安又難過的時候,她常常把自己藏在學校里。“有時會遇到同學一起玩,有時只是一個人在學校隨便走走。”

閔菊花說她的夢想是上大學,當老師,給家里減輕負擔。她希望有一天,在外奔波的姐姐們可以回家,一家人團聚。

“我想爸媽”

閔菊花畫畫時,馬國軍和馬小虎在一旁圍觀,變換著角度在旁窺探。一番“盤問”過后方知,搗蛋鬼歡笑的背后是心酸。

“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
“我想和家人一起過幸福的生活。”

看似千篇一律的答案背后,馬小虎有自己不一樣的故事。5歲時,馬小虎的爸爸在運送木頭的過程中,意外受傷身亡。

按照東鄉的風俗,女人不被允許出門打工,只能在家帶孩子、種地。可為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,馬小虎的媽媽肩負起了生活的重擔,在蘭州一家餐廳做幫廚,每兩個月回一次家,與老人、孩子們短暫團聚后,又馬不停蹄回到餐廳后廚。

“想爸爸媽媽的時候,會偷偷在被子里哭。”馬小虎說:“哥哥有時會給我2塊錢買零食”,平日里,同在龍泉學校上學的哥哥是他最親近的人。

馬小虎的爺爺69歲,奶奶70歲,周末回家,他會幫忙干些農活。

“以后想成為什么樣的人?”

“做一個善良的人,我想當警察。”

“我想賺10萬塊”

跟好兄弟馬小虎比起來,馬國軍幸運得多,但他對爸爸的思念絲毫沒有減少。

自打記事起,馬國軍的爸爸就一直在外面打工,只有到過年的時候才會回家。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打工,只知道他在拆樓房,很危險。”

平時馬國軍住在學校,周五放學一個人坐半個小時車再走半個小時山路回家。周末回家給爸爸打電話是他最開心的時候。“每次打電話我都會哭,想爸爸了,不知道爸爸在外面過得怎么樣。”

在學校時他會幻想爸爸工作的場景,擔心爸爸在外面很孤獨,擔心爸爸在外面不安全,擔心爸爸在外面吃不習慣……由于爸爸長年外出打工,照顧家里的重任留在了媽媽,每天媽媽要種地、做飯、照顧兩個小弟弟。

周末回家馬國軍會主動幫忙洗碗擦桌子,努力減輕媽媽的負擔。“我媽媽每天都做家里種的土豆,天天吃天天吃也吃不膩,很好吃。我爸爸就從來沒有做過飯,但是我想吃他做的飯,再難吃我也吃。”

父母長期分居兩地讓馬國軍希望自己快點長大,帶著媽媽去到爸爸工作的地方,一家團聚。

“我的夢想就是賺很多錢,讓爸爸不用工作了,我帶著媽媽和姐姐弟弟跟他一起,我們一家人在一起。”

“賺很多錢是多少錢?”

 “十萬塊。”

“我不哭”

談起五年一班的楊亞星,副校長沈文佩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學習好,成績在班里名列前茅,學校的光榮榜上總有他的名字。他的班主任王婧對他的評價則是成績好,但家庭情況比較特殊,算是班里最困難的學生。

2017年發生在甘肅酒泉的一場車禍,徹底改變了楊亞星一家。

外出打工的楊爸爸因意外被撞傷,雙腿無法正常行走。從同學口中得知車禍消息的楊亞星,整個人都愣住了,腦袋一片空白,還以為是同學開玩笑。直到跟家里人反復確認,他才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
車禍發生地在800公里外,彼時才四年級的他沒有辦法到酒泉探望爸爸,只有等到幾個月后爸爸出院回家才第一次見到“變了樣”的爸爸。見到爸爸時,他一直強忍著眼淚,不讓自己哭出來。

“我很難受,不能讓爸爸看到我哭,我要堅強。”一年后談到此事,楊亞星眼里依舊噙滿了淚水,使勁不讓自己哭出來。

小男子漢硬撐住的淚水,在無法照顧家人的愧疚前終于繃不住了。 “現在我天天想家,想回家,想哭。”楊亞星在學校住宿,但他的心愿是換一所學校,能在離家近點的地方上學,回到家可以照顧爸爸,幫媽媽做家務活。

每個星期回家,他會拿20元的生活費,來回車費需要10元。每周他都會從家里帶足一個星期的饃饃,平時主要吃饃饃,偶爾吃方便面,但從不去學校食堂吃飯。“學校小賣部的方便面很貴,一塊五一包,還不好吃。”

楊爸爸在慢慢恢復,開始能走路,但還是沒有辦法外出打工。楊亞星想等爸爸病好了,帶他去蘭州。在爸爸出事前的一個暑假,他曾和爸爸、弟弟一起去蘭州玩,嶄新的大樓、動物園、圖書館,一切都讓他感到新鮮。最讓他懷念的,是那個健康的爸爸。“無論如何,我都要帶爸爸再去一趟蘭州。”

“你的夢想是什么?”

“如果什么都不用考慮的話,我最想打籃球,開賽車。”

“再也不用每天走三小時山路”

在龍泉學校,這樣的學生還有很多很多。

龍泉學校校長唐彬接受時表示,學校有學生共計1129名,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學生有353名,特困生大約200-300人。

此前,由于物質條件所限,學校的教室和宿舍長期處在破損和短缺的狀態。一旦下雨,教室便會變成“水簾洞”;由于宿舍床位不足,不得不安排兩個人共用一個床位,低年級的學生甚至沒辦法安排住宿……

今年6月,碧桂園捐資1700萬元為龍泉學校援建了一棟教學樓,一棟宿舍樓,并將原本的樓舍翻新。如今,孩子們可以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讀書學習。沈文佩感慨道,“以前學校只能容納300多個學生住宿,現在可以容納500多名了,教室和住宿的問題解決了。”

“有了新宿舍,我再也不用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走5公里上路上學了。”以前每天要走一個半小時山路到學校的楊花花開心地說,學校發生了翻天覆的變化,有了暖氣后,在學校不再寒冷,宿舍樓也比以前漂亮。

稿件來源:樂居財經
編輯/版式:瘦成一道閃電
審校:Alex、陽光正好

相關文章

桂陽房產網|網站域名:www.220735.com|桂陽房地產新聞門戶網

桂陽樓盤二手房信息平臺,按Ctrl+D快速收藏本站,請記住網址并發給桂陽老鄉分享哦!

桂陽房產網 - 關注桂陽房地產發展與城市建設

南粤36选7好彩1走势图